g26jm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我就是超級警察-1131、同謀熱推-ye6tz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张泉感觉有些崩溃,至少20年前,竟然还能有人以这种方式记住自己,这也算是奇葩的存在。
更让自己感觉奔溃的是,这名文具店老板娘,竟然在右耳下方也有颗黑痣。
要不说这没事在耳朵下边长黑痣干什么?
顾晨见此情况,也是淡淡说道:“当年我们通过胶带上的指纹,找到文具店老板娘,再从文具店老板娘那里清楚知道,案发前几天,来店里购买过透明胶带的人物特征。”
“而好巧不巧,我们却又在透明胶带上,找到了两小块残缺的掌纹。”
“根据这些信息,匹配到了你身上,而你的左耳下方,也正好有文具店老板娘口述的那样,也就是左耳下方有颗黑痣。”
“你要说巧合也好,瞎猫碰上死耗子也罢,要不是当年那个老板娘不想管闲事,没有将这条线索告知给警方,你也不会潇洒这么久。”
枫入江桥 闻今暮
顿了顿,顾晨又道:“而且不仅如此,其实你在作案的当晚,在合江镇的一座居民楼里,就已经有一名目击者见过你。”
“只是因为当时的那位居民,出于自身安全考虑,加上家人的干扰,才将这件事情隐瞒下去,导致你逃过一劫。”
“可以说,20年前你就该被捕,只是群众的冷漠让你逃过一劫,才让你现在活得有模有样。”
看着张泉不敢抬头,顾晨又道:“可即便这样又如何?杀人犯终究是杀人犯,即便过去20年,该来的迟早回来,你昧着良心过了20年,终究还是落到我们警方的手里。”
此时此刻,现场忽然间安静下来。
张泉身体微微颤抖。
他知道,顾晨说的这些,等于是给自己定性。
而且各种线索接踵而至,加上自己的掌纹与现场胶带上的掌纹完全匹配,自己就算找借口,也无法抹去掌纹的事实。
“张泉,你把头抬起来。”见张泉低头不语,王警官提醒着说道。
此时此刻,张泉这才微微抬头,却不敢用目光直视二人。
刚才的得意,刚才的满面春光,此时此刻荡然无存。
顾晨则又道:“20年前的黑车司机鲁俊,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张泉干笑两声,却是摇了摇头。
“当年你们是团伙作案,除了你,其他几个人是谁?”顾晨则又问。
然而这次,张泉没有在沉默,而是直接交代道:“没错,当年我们的确是团伙作案。”
闻言张泉说辞,顾晨与其他几位同事面面相觑。
袁莎莎道:“所以,黑车司机鲁俊的死跟你有关?”
张泉点头:“当年啥也不懂,人又穷,又不知道干些什么?”
“在家待久之后,就跟着一些狐朋狗友整天瞎混,后来听说办理假证件,抵押套牌车赚钱,于是我们几个一合计,便开始了偷车生涯。”
“这个我知道。”顾晨看了眼自己的笔录本,说道:“你之前留下的案底,都是诈骗为主,诈骗方式你已经说的很明白,但我现在就想知道,黑车司机鲁俊的死是怎么回事?”
顾晨话音落下,张泉沉默了几秒,这才缓缓抬头,说道:“因为那天,我们一帮人拿在刚骗来的钱,去地下钱庄潇洒。”
“谁知道,那帮地下钱庄的人都是老江湖,刚开始,我们的确赚了些钱,可是想走的时候,却被那些人拦住,要求我们再玩几把。”
“可后来……”
说道这里,张泉双手捂脸,也是一脸痛苦:“后来,钱全都给输没了,还被对方强迫写下欠条。”
“当时那帮人是地头蛇,他们也知道我们的底细,知道我们都住在哪里,所以欠钱不还是不行的。”
“可是那天晚上,我们当中一个叫马克的家伙,临时说起自己之前在外地抢劫出租车司机的经历。”
“因为那时候付款都是现金为主,想着出租车司机身上,应该有许多现金,于是我们就打起了这个念头。”
“那后来呢?”顾晨问。
“后来?”张泉吸了吸鼻子,又道:“后来我记得,我们这伙人当中,有个高高瘦瘦的家伙说,在市区动手不太方便,而且手上也没几件趁手的家伙,于是当天晚上,我们并没有急于动手,而是在城区各处地点瞎溜达,目的就是踩点观察。”
“可是后来我们发现,在城区的出租车和黑车都很多,目标太明显,不易于得手。”
“于是我们这帮人一合计,准备第二天,带好工具,假装打车去往郊区城镇,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再动手。”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又问:“所以在作案的头一天,你去买胶带?”
张泉默默点头:“没错,他们让我去买绳子,可是绳子这玩意太过明显。”
“要是案发之后,人家报警,一查购买过绳子的客户,那是一找一个准。”
“所以我们一合计,放弃了购买绳子的想法,转而让我去购买透明胶带。”
“毕竟透明胶带是日常用品,又可以用来捆绑司机,而且还不容易被警方察觉。”
“所以在作案前一天,我随便在街头上溜达,偶尔路过了三中对面的一家文具店。”
“一打听,果然有胶带,所以我就买了一卷,但是当时的确没注意,那个文具店老板娘,竟然会注意到我左耳下方的黑痣。”
说道此处,张泉也是一脸悔恨。
原本是想偷偷的购买胶带再离开,可却意外被文具店老板娘记住。
感觉真是哔了狗。
顾晨又问:“那后来呢?”
末日之滅絕
“后来?”张泉努力回想了几秒,这才又道:“后来我记得,我们带好了所有工具,当天晚上就开始寻找目标。”
“因为前一天有过周密的计划,大家准备找辆车,开往合江镇方向。”
“后来也有一位伙伴说,他曾经在三溪水库钓过鱼,因此非常清楚,那地方挺荒凉的,是个处理尸体的好地方。”
“于是你们就搭乘了黑车司机鲁俊的车,开到了合江镇方向?”卢薇薇问。
“是的。”张泉并不否认,而是直接说道:“后来我们根据计划,随便找了辆黑车,一起前往合江镇。”
“原本还担心这黑车司机身上钱不多,因为之前计划是找几辆车,看看车主的现金到底有多少?我们只找那些现金较多的车主下手。”
“可不曾想到,搭乘的第一辆黑车,那司机的腰包里就鼓鼓的,全是钞票。”
仙道法聖
“一问才知道,这家伙今天准备结束营运后,第二天去银行存钱。”
“因此这是他这些天来的全部收入。”
“想着那腰包里鼓鼓的现金,我们当时眼睛都直了,可那名黑车司机却并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什么?”
“你们是在哪里动手的?”顾晨记录着说。
张泉沉默了几秒,努力回想着当晚的情况,忽然啊道:“我记得,是快到合江镇方向。”
“当时坐黑车司机副驾驶位置上的同伴说,要上个厕所,就在路边。”
“所以那名黑车司机当即停车,将车停到路边。”
狂澜猎手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刀具,很轻松的便将这名黑车司机给制服。”
顿了顿,张泉又道:“后来,我们这些人一起将黑车司机,用我购买来的透明胶带进行五花大绑,把他捆成了粽子。”
“不仅如此,还在他嘴里塞了抹布,也用胶带缠上几圈,等一切准备就绪后,我们洗劫了黑车司机的腰包,分走了现金。”
抬头看了眼顾晨,张泉又道:“可毕竟他看过我们几人的样貌,所以不杀他,他就会报警。”
“所以你们几个准备杀人灭口?”袁莎莎说。
张泉默默点头,却是苦笑着说道:“我也没办法呀?他们几个要杀他,我能怎么办?”
“但是我是坚决不同意在车上杀人的,毕竟容易在车内留下线索和血迹,所以他们同意,直接去合江镇的三溪水库,把他活生生的沉入水底。”
腹黑娘亲带球跑
“期间我们将准备好的麻袋里,装入了一些从路边找到的石头,足足几十公斤重,足够将尸体带入水底。”
吸了吸鼻子,张泉又道:“后来,我们一路将车开到了三溪水库,按照计划,利用天气复杂的掩护,成功过将黑车司机沉入水库,然后驾驶着那辆车快速离开。”
“那辆车呢?”王警官问。
“车?”张泉眉头一蹙,努力回想着道:“车子我们并没有损毁,而是清洗干净后,拿出我们的看家本领,也就是伪造套牌和证件。”
首席的亿万老婆 碧玉萧
“让这辆桑塔纳2000,瞬间成了另一个身份,直到将这辆车开到报废年限,这才拆了,不留下任何证据。”
“你们可真够狠的。”听闻张泉的讲述,卢薇薇怒不可揭。
感觉这帮人,为了一点现金,就敢杀人抛尸,可恶至极。
尤其是黑车司机鲁俊,当时还活着,却是被这帮人五花大绑,在身上捆绑石头,活生生的沉入水库溺水而亡。
从而导致了这起案件,直到20年来都无法突破。
可现在,案件真相水落石出。
当年的凶手之一,如今摇身一变,成了辣条厂老板,成了企业家代表。
卢薇薇也是没好气道:“张泉,你但凡还有点良心的话,就立刻将那些同伙交代出来,否认你这一身的罪孽都别想洗清。”
张泉默默点头,也是同意说道:“其实这20年来,我每天也都过得提心吊胆。”
“尤其是杀人之后的头几年,我几乎夜夜失眠,感觉自己犯了大错。”
“虽然我们还清了欠款,可是后来我也意识到,自己决不能再这样颓废下去了,所以才开始发愤图强,开创自己的事业,也才有今天的成就。”
摇了摇脑袋,张泉也是颇感自责道:“原本以为五六年,十几年都这么过去了,警察应该也停止了案件调查。”
“当年所发生的一切,或许就此终结,原本我还以为,我可要安安稳稳的做一番事业,将自己当年的那些黑历史洗白,可没想到……”
瞥了眼顾晨,张泉也是低下头道:“可是没想到,你们都过去了20年,还在调查当年的案子,而且还让你们找出了破绽。”
说道这里,张泉也是苦笑一声道:“看来这就叫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该来的,迟早要来,毕竟自己当年犯下的罪孽,老天爷并不是高抬贵手,我终究还是逃不过这一劫。”
“所以你就老老实实的把其他几人给交代出来。”顾晨将笔录本向前一推,直接从会议桌面滑到张泉面前。
随后,顾晨也将写字笔丢了过去。
张泉这次没有排斥,而是拿起了纸笔,开始在笔录本上交代出来。
将当年那些同伙的具体信息,全部写在笔录本上。
完成之后,张泉站起身,双手躬身将纸笔交还给顾晨,并随口说道:“该交代的,我都已经交代了。”
“包括我在内,总共有四个人,其中一个,三年前在一场车祸中去世,还有两个人,因为整天瞎混,我已经很少跟他们来往。”
“其中一个,目前还在监狱服刑,另一个在江南市,一家小学对面开餐馆。”
顾晨看着张泉交代的笔录,也是一脸认真道:“你交代的这些东西,我们都会去核实清楚,希望你不要对警方撒谎。”
“不敢。”张泉摇了摇脑袋,也是不由分说道:“都过去20年了,你们警方却依旧没有放弃追查凶手,就你们这种狠角色,我哪敢在你们面前撒谎,我所交代的这些东西,全部都是真的,我很的很后悔。”
許妳壹場愛情盛宴
“这个你去跟法官说吧。”卢薇薇并不想听他在这里后悔。
黑帝嬌寵:老公,鬧夠沒
随后,顾晨将其他几人的信息资料发送给何俊超,让何俊超核实真假。
十几分钟后,顾晨在会议室接到了何俊超打来的电话,确认了张泉所交代的内容,基本上准备无误。
除去一名已经出车祸死亡的男子,一名正在监狱服刑的男子,还有一名叫马克的男子,目前正在第二小学对面经营着餐馆。
顾晨当即二话没说,掏出玫瑰金手铐,将张泉上拷,随后将一份文件交给张泉,让他盖在手上以作掩护,给他一丝最后的尊严。
当张泉被王警官和卢薇薇押送出去时,路上正好碰见那名招待大家的女秘书。
女秘书见大家出门,也是让道一侧,并随口问道:“张总,你们这是要去哪里?今晚的饭局安排您看……”
“取消吧。”张泉面无表情道。
——————
“啊?”有些没明白意思的女秘书,顿时脸色一惊:“取消?这……这怎么好取消呢?都已经预定好了呀。”
“那就留着你自己吃吧。”张泉话音落下,直接跟着顾晨几人离开大楼。
只留下女秘书在那自我猜想。
……
……
名门嫡女:权宠娇妃
将张泉押上警车后,大家并没有急着返回警局,而是继续开车,一起来到江南市第二小学门口。
此时此刻,正值饭点。
不少接送孩子回家的家长,许多都选择在对面餐馆解决晚餐问题。
顾晨几人站在门口仔细观察。
饭点里的生意很好,几乎每张餐桌都超额坐满。
一名胖胖的大汉,正笑脸盈盈,不停的招待着来往的顾客。
第一魔法师 夜·水寒
看到这一幕,张泉也是苦笑着说道:“你们能想象吗?当年的马克可是心狠手辣,现在却喜欢养猫养狗。”
“再怎样伪装自己是个爱猫爱狗人士,也掩饰不了内心的邪恶。”顾晨说。
“或许吧。”张泉笑笑。
顾晨瞥了眼王警官。
王警官默默点头,随后将张泉押到门口。
此时此刻,正在数钱的马克,也发现门口来了客人。
抬头一瞧,却发现来人正是张泉。
顿时大笑一声:“张泉老弟,什么风把你这个大老板吹到了这里?晚饭吃了没?要不要在这里解决一下?”
笑脸相迎,却见张泉毫无感情波动。
明显感觉不对劲的马克,随后又扶了扶眼镜,再将目光转移到张泉身边。
这才惊愕的发现,张泉身边站着四名警察,似乎都是冲着自己来的。
可再一看张泉双手位置的文件袋,突然脸色一僵。
很明显,马克也发现,隐藏在张泉文件袋下方的东西,那绝对是手铐。
张泉来找自己干什么?吃饭?绝不是。
况且他还带来了警察。
马克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就是马克?”就在马克犹豫之际,顾晨已经来到他面前。
马克苦笑一声,忙问顾晨道:“没……没错,警察同志,你要吃点什么?”
“辣椒炒肉盖浇饭,五份。”顾晨看着餐牌说。
马克惊了一下,心说还真是来吃饭啊?
可就在自己犹豫之际,其他几人也都走了过来。
正好一桌顾客起身离开,大家顿时弥补了空位。
张泉看着马克,也是不由分说道:“就按警察同志的要求做吧,这餐我来请。”
马克呆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