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quo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我的細胞遊戲-第五百五十三章 慘敗推薦-jzpvm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
医院据点顶楼,情报官们还不知晓楼下发生的变故,他们不久前收到命令,皇室装甲部队的先锋——十架武装直升机,已经开始起飞了,很快就将运送第一批突击队,抵达医院据点。
此刻这些情报官,正在将便携式的雷达搭在顶楼,探测周围的环境,为十架直升机的到来做着准备。
雷达搭建好后,随着雷达开始扫描,屏幕上顿时出现了十个光点,皇室装甲部队的十架直升机已经进入了南洋市的领空。
另一边,南洋市的天空上,十架直升机已经进入南洋市上空。
这些武装直升机都满载弹药,强大的火力足够将医院据点炸成废墟。
同时,每架直升机上,都搭载了精锐的特种部队。
这些精锐部队中,一半配备常规武器,用于对付江佐的审判者组织;
另一半则装备了腐蚀流水,用于对付周围的死侍。
进入南洋市上空后,按照预定的计划,直升机的飞行路线,将经过防空洞上空,先低空侦察防空洞的情况,将防空洞情况传递给后方军队,然后再前往医院据点。
百变怪盗公主 龙主晴
看得出来,皇室对防空洞里的合金仓库还是很上心的。
没过多久,防空洞便出现在了飞行员的视野中。
随着不祥之晶出现后,南洋市的风雪已经很小了,飞行员能目视前下方防空洞的情况。
在看到防空洞的情况后,飞行员顿时有些惊讶。
防空洞外一片安静,丝毫没有死侍活动的身影,整个防空洞外安静的出奇,和他们所预料的死侍遍地的情况截然不同。
“下面太安静了,情况有些异场,准备侦察。编号1-7盘旋待命,编号8-10降低高度,特种部队准备作战。”为首的皇室军官命令道。
命令刚一下达,突然间,直升机的机舱内传来刺耳的警报声,十架直升机同时发出警报,红色的灯光顿时充斥整个机舱。
“怎么回事!!!”为首的军官一惊,大声吼道。
“长官,我们被防空导弹锁定了!”飞行员紧张的大喊,同时操控直升机想要躲避。
透过玻璃,直升机里的士兵惊恐的发现,下方的雪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个扛着单兵防空导弹的人。
此刻,雪地上的这些人,都将手里的导弹对准了十架直升机。
直到这时,这些士兵才反应过来,他们被埋伏了!
“轰!”
“轰!”
随着一声声的爆炸声,一枚枚导弹命中了直升机,即使有的直升机侥幸躲过了第一发导弹,很快它就会被重点照顾,几枚导弹从不同方向向它飞来。
青梅不思 惩恶不扬善
一架架直升机变成了一朵朵火花,燃烧的残骸从天空中坠落,坠向地面。
不远处防空洞的山顶上,安权涛带着几名护卫的审判者站在山头,抬头望着天空中接连爆炸的直升机。
危險遊戲:小小秘書會偷心
安权涛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就在两个小时前,他和他的手下还在小树林中和死侍激战,眼见着就要全军覆没。
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百名带着腐蚀流水的审判者赶到了。
面对着聚集在一起的死侍,腐蚀流水可谓是立竿见影,随着一个个试管样的东西投进小树林,一团团腐蚀流水的雾气弥漫开来,将死侍成片的杀死。
安权涛怎么也没想到,江佐居然还会再派援军过来,而且是带了腐蚀流水的强大援军!
随后,安权涛一行开始了反攻,在腐蚀流水的帮助下,他们很快反转了局势,消灭了上万头死侍。
清除防空洞外的死侍后,安权涛带队进入了防空洞,找到了防空洞中的合金仓库,输入了合金仓库的密码。
再次让安权涛的惊讶的是,柯龙伟给他的密码,居然是真的!
不过安全涛来不及惊讶太久,打开合金仓库后,安权涛迅速的武装审判者。
合金仓库里的武器很多都是全新的,甚至附带的有使用说明。
这些审判者虽然没有培训过,但是审判者的学习能力很强,依靠着这些使用说明,审判者花费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勉强学会了其中一些武器的使用。
再之后,合金仓库的雷达侦察到了有直升机进入南洋市,安权涛便准备带队拦截。
合金仓库里有成套的防空武器,包括配套的雷达、防空导弹车等,不过像是防空导弹车这种东西,操作起来很麻烦,即使审判者学习能力再强,短短的一个小时里,他们也来不及学会操作。
所幸合金仓库里单兵导弹不少,这些单兵导弹操作更容易,而且数量够多,安权涛便安排了五十多名审判者,携带着单兵导弹,埋伏在周围的雪地上。
皇室的十架直升机,根本没想到合金仓库被打开了,他们就这么进入了埋伏圈中,被几十枚单兵导弹四面八方的火力围攻。
清除掉了皇室的先头部队,安权涛暂时松了口气,不过他不敢放松警惕,毕竟这十架直升机还只是开始,皇室军队的强大远非这支先头部队能比拟的。
就单说电磁脉冲炸弹,合金仓库没打开前有电磁脉冲的防护,现在已经打开了,要是这时候再来几枚电磁脉冲炸弹,合金仓库里的武器估计能报销一大片。
眼下,安权涛将手下分为两批,一批携带重武器,开着装甲车支援医院据点的江佐;
安权涛则带着剩下的审判者,守卫合金仓库。
医院据点顶楼。
情报官们惊讶的发现,在很短的时间内,雷达上的十个光点居然消失了。
怎么回事?直升机被击落了?
这不可能!南洋市内已经没有武装力量了,直升机怎么可能会被击落!
可是要不是被击落,雷达上怎么收不到直升机的信号了?
正在情报分析官们感到困惑的时候,杜原上来了。
喵星人漫游指南
此时的杜原看上去很落寞,丝毫没有了之前拿到不祥之晶后猖狂的样子。
见到杜原来了,作为副指挥的宋实走了过来,赶紧汇报道:
“杜原将军,先头部队的十架直升机刚才失去了联系。”
杜原看了眼宋实,情报分析官的指挥被杜原干掉了,这点宋实还不知道,现在宋实就是情报分析官的领头人。
对于宋实的话,杜原并没有感到惊讶,杜原心里明白,多半是合金仓库被安权涛打开了,安权涛拿到了里面的武器。
不过对于这一结果,杜原已经很佛系了,或者说他已经没心情去关心。
反正最坏的结果已经发生,他丢了不祥之晶,已经自身难保,情况再坏一点又与他何干。
那是皇室该操心的事,皇室的麻烦,和他杜原有什么关系。
杜原有气无力的摆摆手,坐到一旁的凳子上,对宋实说道:“我说,你写,发给罗云功,由罗云功转交给皇室。
臣杜原罪该万死。不祥之晶已经在南洋市出现,臣杜原身负皇室重任,不顾生死,竭尽全力,与安权涛和死侍展开殊死争夺。
在争夺过程中,柯龙伟一行审判者战死,臣杜原身负重伤。
奈何安权涛背后的幕后主使江佐太过无耻,不仅趁机夺取了合金仓库,还抢走了腐蚀流水,最后趁臣身负重伤之际,从臣这里夺走了不祥之晶,臣拼死阻挡,却未能如愿,最终丢失了不详之晶。
臣杜原罪该万死,辜负了皇室的信任,请陛下责罚。”
听着杜原说的话,在场的情报分析官全都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
不祥之晶丢了?合金仓库没了?腐蚀流水被抢了?审判者全都战死了?
这已经不是能用失败能形容的了,这是惨败!
宋实敲着键盘的手也开始微微发抖,他虽然不知道不祥之晶、合金仓库和腐蚀流水是什么,但是从他多年的情报工作经验来看,肯定都是极其重要的东西,或者说这次行动的主要目标。
全丢了,一个不剩!
而且除了这些坏消息外,根本没有任何好消息!
皇室在南洋市的布局,遭到了彻头彻尾的惨败!
想到这里,宋实不禁悄悄地看了眼杜原,眼前的杜原虽然是皇室十二位将军之一,但是这份报告送到皇室,就算杜原全家都是皇室的将军,都保不住杜原。
杜原不仅可能丢掉头衔,甚至连头都很可能丢掉。
宋实看清了这点,杜原自然也想到了,他回忆着刚才自己的这份报告,报告上的内容除了柯龙伟一行是被自己杀了外,其他的基本都是真的。
要是真的实话实说,杜原大概率会被盛怒的皇室给砍了。
不行,得改一改。
杜原沉吟片刻,说道:“上一份不要了,重新写一份,我说,你写。
臣杜原身负皇室重任,不顾生死,竭尽全力,来南洋市已有一星期有余,发现了众多重要情报。
傀儡游戏师 小胜随他
臣以腐蚀流水为诱饵,发现了重大情报,探明安权涛背后另有幕后主使,幕后主使名为江佐,臣对他展开了秘密调查,发现江佐很可能与小丑有关,具体情况还请陛下定夺。
今早不祥之晶出现,在争夺过程中,柯龙伟一行审判者战死,臣身负重伤。奈何江佐太过无耻,趁臣身负重伤之际,从臣这里夺走了不祥之晶,臣拼死阻挡,却未能如愿。
臣杜原罪该万死,辜负了皇室的信任,请陛下责罚。”
杜原在心里又斟酌了一遍,他在南洋市做的太糟糕了,再粉饰这也就是最好的说辞了。
————
发现江佐,猜测江佐和小丑的关系,这可能是杜原来南洋市为数不多的功绩了,先把这个功绩写在前面,把丢失腐蚀流水的原因归结于做诱饵探明江佐。
这样一来,腐蚀流水丢了就不会显示出杜原的无能。
然后合金仓库的事,杜原想了想还是不提了,反正给合金仓库的密码是皇室确定的,皇室就应该考虑到这一后果,杜原也没必要主动把锅往自己身上背。
最后一个丢了不祥之晶,这个锅确实没得甩,就自己背了吧,丢头衔是肯定的,但是小命应该不至于丢。
只要杜原留着这条命,就有机会东山再起。
遲遲初長夜
宋实一听杜原的说辞,心想不愧是混迹已久的老手,这么一写的话,乍一看像是功过对半开,比第一份要好多了。
按照杜原的指令,宋实将这份简短的报告发给了南洋市外的皇室军队。
报告发出去后,杜原就准备离开了,他在医院据点待下去已经没意义了,他现在需要赶回通古西都,等待皇室的处罚。
见到杜原要走,宋实问道:“杜原将军,您要去哪里?”
杜原头也不回的说:“回通古西都。”
一听这话,在场的情报分析官都不镇定了,他们身处医院据点,这里是江佐的地盘,全凭着杜原在这,这些人才能有恃无恐。
现在杜原拍拍屁股走了,把他们都留在这里,这不是把他们给丢到敌人的大本营了么!
还是在皇室命令将安权涛视为敌人的时候,这不是让他们送死么。
宋实不干了,慌忙走上前,拦在了杜原身前,笑容勉强的说道:“杜原将军,您是我们的主心骨,不能把兄弟们都丢在这啊。要不您带我们一起走?”
杜原没心情去管这破事,他现在心情跌落谷底,哪有心思去管宋实他们。
夏季会不会有浅草
女儿楼之石榴红 黑颜
更何况杜原现在有把柄在江佐手里,带走宋实的话江佐同不同意还不好说,没必要这时候节外生枝。
但是宋实挡在自己面前,杜原不给个交代又说不过去,杜原说道:“你们对江佐还有用,只要你们别犯傻,江佐是不会杀了你们的。”
宋实顿时露出一脸为难的表情:“可是……杜原将军,皇室给我们的命令,是让我们把江佐视为敌人。您说的那个江佐,要是让我们帮他做什么事,或者皇室让我们攻击江佐,那我们又该怎么办啊。”
杜原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皇室在通古西都,皇室的军队进不了南洋市。你们现在是在南洋市,在医院据点,在江佐的眼皮子底下,怎么做难道还要我教你吗?我说了,只要别犯傻,你们就死不掉。让开!我要走了!”
杜原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很明显了,想要活下去的话,就别和江佐作对,至于皇室的命令,该无视的时候就无视。
宋实见杜原极为不耐,不得不让开了位置。
杜原快步走了出去,留下了一屋子面面相觑的情报分析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