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0v3f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線上看-第一千八百二十九章:胡恩.高嶺的絕望(一)相伴-m4dku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三样仪式用品摆在祭坛上,祭祀之香散发着迷醉的香味,让人忍不住心驰神遥。
房间内只有梅拉·高岭一人,沐浴更衣后,虔诚的跪在祭坛前祈祷。
一阵魔法波动流淌在仪式用品间,暗裂水晶突然开裂,房间陷入了黑暗的阴影中。
紧接着,大气之火点燃了穆莎之泪,成为黑暗中唯一的明亮。
梅拉·高岭站起身来,跟随着闪烁的穆莎之泪,小心翼翼的前行。
穆莎之泪如同一盏灯笼,引导着梅拉·高岭前进,偶尔还会停下来等待。
梅拉·高岭暗暗计算着脚步,根据脚步计算,应该已经走出了雷霆图腾的范围。
这里已经不是现实世界,道路两旁堆积着数不清的骸骨,头骨有着锋利的獠牙,牙齿间依旧残留着生前的狰狞。
“这是,燃烧军团的恶魔。”
梅拉·高岭放眼望去,模模糊糊间,恶魔的骸骨一眼望不到边,似乎铺面了大地。
“传说,至高岭牛头人的祖先胡恩.高岭屠戮了数不清的燃烧军团,我一直心存怀疑,如今看来是真的。”
壹世傾情-我心尋月
梅拉·高岭对祖先越发钦佩,信心倍增。
私下里,梅拉·高岭对所谓的救世主并不是那么崇拜,只有愚蠢的民众才会把同类抬到神坛上。
萨尔,不过是一个运气好的兽人罢了。
梅拉·高岭更不会相信萨尔与陈.风暴烈酒是同一个人,这不过是利用萨尔的威名编织的谎言。
可惜,因为对救世主萨尔的惧怕,没人敢于拆穿这个谎言。
真正的萨尔一定遭受苦难,被陈.风暴烈酒狠狠折磨。
梅拉·高岭心中忍不住涌出一股快意,萨尔竟然被救世主的名声所害,这还真是讽刺呀。
獨活情愫雲姝
穆莎之泪的光芒越来越微弱,最后只剩下萤火虫般大小。
根据古老的传说,祖先胡恩.高岭就在不远处。
穆莎之泪停下来,光芒微弱,仅仅照亮方寸之间,梅拉·高岭急忙停止脚步。
前方是断崖,深不见底,如果没能止住脚步,就会跌落入深渊,永世不得超生。
这是来自先人的警告,梅拉·高岭怀疑过其真实性。
如果真的有人跌入断崖,还能回来对后辈发出警告么?
梅拉·高岭没有胆量尝试,扬起头向上看。
黑暗的阴影中,耸立着两座巍峨的险峰,高耸入云。
梅拉·高岭费力的望去,依稀可以辨认出,那是两根如同麋鹿般的角。
至高岭牛头人特有的角。
根据古籍记载,这两根角属于先祖胡恩.高岭,他庞大的身躯隐藏在断崖下方。
因为胡恩.高岭已经成就真神之位,凡人与之对视不详。
为了避免子孙后代发生惨剧,胡恩.高岭仅以角与后代相认。
这两根角是半神塞纳留斯送给胡恩.高岭的礼物,成就真神位后已经失去了作用,仅有收藏意义,不会伤害到凡人。
梅拉·高岭跪在地上,虔诚的祈祷:
“伟大的先祖胡恩.高岭,梅拉·高岭祈求您的帮助。”
断崖之下传来了如同雷霆般的声音:
“高岭部族的现任酋长,年轻的梅拉·高岭,我在神国注视着你,你的父亲侍奉在我的身边,一切安好。”
梅拉·高岭暗暗皱眉,被萨尔吃掉晋升神国,是自己编造的谎言!
为何父亲会侍奉在胡恩.高岭身边,难道这不是至高岭牛头人的耻辱么?
梅拉·高岭收起疑惑之心,连忙道:
“先祖,至高岭牛头人面临大难,熊猫人陈.风暴烈酒称自己就是萨尔,骗了所有人,他派来十万光铸兽人进攻至高岭,还请先祖大人伸出援手,拯救至高岭牛头人于水火之中。”
山崖下先是一阵缄默,很快传来了胡恩的声音:
“我在神国看得一清二楚,萨尔与陈.风暴烈酒确实是一个人,梅拉·高岭,是你搞错了。”
梅拉·高岭愣住了,这等幼稚的谎言,怎么祖先也会相信?
托托莉的異世之旅
难道陈.风暴烈酒有通天之能,可以欺骗一位真神!
总裁的退婚新娘 梧桐凰
“先祖,怎么连你也相信。”梅拉·高岭忍不住问道。
皇家六兄妹来复仇 克莱茵蓝
“住口。”
炸雷般的声音响起,梅拉·高岭只感觉耳边一阵轰鸣,好半晌才能听到声音。
“梅拉·高岭,你竟然敢怀疑我,你的祖先胡恩.高岭?”
梅拉·高岭急忙匍匐在地上:“我不敢。”
胡恩.高岭依旧不依不饶:“哼,我就知道,你这样年轻的牛头人最容易遭受蒙蔽,事实就摆在你的面前,你却不肯相信,若不是你的父亲和爷爷苦苦相劝,我早就将你废掉了,如今看来,你的确不适合担任酋长!”
梅拉·高岭脑袋一阵阵轰鸣,是的,将至高岭牛头人陷入此等危险境地,的确是她的错。
“先祖,我愿意放弃酋长之位,并为之前犯下的错误付出任何代价,只希望您伸出援手,救救至高岭牛头人。”
山崖下再次陷入了沉默,半晌后,胡恩.高岭朗声道:
冒牌狂少 壹飲忘情
“我只要吹一口气,十万大军灰飞烟灭,当年的燃烧军团又如何,我消灭他们比割草还容易。
“然而,救世主萨尔秉承艾泽拉斯气运而生,身负着拯救艾泽拉斯的使命,我若是伸出援手,违背了天意,艾泽拉斯必将因我而毁灭,我对这颗星球充满了爱,实在不忍心看到生灵罹难。”
梅拉·高岭哭泣道:“先祖大人,您只需要说一句话,救世主萨尔一定卖你个面子。”
“哼,你以为那么简单么?这里面干系重大,牵扯着因果和时间线,你不懂,幼稚的孩子。”胡恩.高岭很不高兴的指责道。
梅拉·高岭放声嚎哭:“先祖,你难道眼睁睁看着至高岭牛头人灭绝么?”
————
胡恩.高岭嗓音低沉道:“只有一个法子,你将自己绑了,亲自去向救世主大人请罪,然后献上五分之四的族人,作为光铸兽人的军粮,救世主大人仁慈而又善良,一定能原谅你的过失,至高岭牛头人获得了拯救。”
“什么?”
梅拉·高岭傻眼了,没想到先祖给出的法子,竟然是屈辱的投降。
“先祖,我想知道……”
“时间到了。”胡恩.高岭打断了她的问话:“你该回去了。”
穆莎之泪熄灭,最后一点光亮消失。
梅拉·高岭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倒在祭坛前。
与先祖胡恩.高岭对话,如梦如幻的经历清晰的印刻在脑海中。
想想至高岭牛头人将要面临的悲惨命运,梅拉·高岭泪流满面。
走出门,一位灵魂行者迎了过来,关切的问道:
“酋长,你的脸色很不好。”
梅拉·高岭勉强挤出笑容,认出了这名灵魂行者。
黑角,灵魂行者中处于末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