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3mnp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諸天大聖人討論-第1706章 師兄,你也有一劍?(求訂閱,加更)推薦-xb3nb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朝歌城。
姜尚的宅子里。
当姜尚提着米、菜等生活物品进屋时,马氏却像见鬼了一样。
在她的印象中,姜尚似乎赚不到钱。
这些日子。
若非是那位义兄宋异人的接济,只怕早就饿死了。
一家子,哪还能撑到现在啊。
还好都撑过来了。
“快些去做点饭菜来。”
姜尚挺直腰杆说道:“此乃我同门师兄,今日,我要与师兄畅饮一番,不醉不归!”
见此。
云中子只是笑了笑。
夫君樓
而马氏见云中子风度翩翩,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自然也不敢有其他想法。
立即应声而道:“好,夫君你且陪陪师兄吧。”
她跟着姜尚,自然也可以喊师兄。
并且,有外人在场时。
马氏还是给姜尚留些面子。
免得被外人看笑话去。
“师兄,今日多谢你了。”
姜尚回想起今天自己的遭遇,差点自己就出不来了。
最后还是这位云中子师兄,一番理论过后,硬是让对方放人。
木葉之投影魔術
而对方的大佬最终都没有现身,只传了句放人。
由此可见。
有一身强大的修为是多么好。
云中子就是例子。
—————
帝王的演技派皇后
“无妨,都是些小事罢了。”
见姜尚颇为客气的样子,云中子反倒是有点受宠若惊。
他是知道姜尚未来的。
“师弟,你与我皆是玉虚宫门人,何须多礼啊。”
云中子正义凛然地说道:“虽然你是老师的亲传弟子,我是老师的记名弟子。
但我却从未把你当成外人。”
“师兄,什么都不要说了。”
姜尚倒满酒,便道:“来喝酒,一切话都在酒中了。”
这一次。
也多亏云中子的出现,他才有机会回来。
否则。
哪怕就是这般平淡的日子,他可能都不会拥有。
凡间的酒水,味道可能不会太好。
但他云中子是那种挑剔的人吗?
还真是。
他喝惯琼浆玉液,自然是不习惯的。
但……
即使不习惯,也强忍着不适吞下去了。
作为一尊太乙金仙级别的强者,做一个演员还是很容易的。
或者说。
他云中子其实也有天分。
或可拿下奥斯卡。
一座小金人呢。
当酒过三巡,菜已吃光。
姜尚便忍不住问道:“师兄,你此番来朝歌城不知所谓何事啊?
若有师弟我帮得上忙的地方,你尽管吩咐就是。
上刀山,下火海,我都绝不推辞!”
云中子:“……”
见得此。
他不由笑起来,“姜尚师弟,你何时变得这般……”
后面他找不到词来形容了。
但觉得现在的姜尚和以前的姜尚,似乎不一样了。
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不知道。
就是一种感觉。
闻言。
姜尚先是沉默片刻,这才说道:“师兄,人都会变的,我自然也不例外。
当年上山修道,是我有些想当然了。
后来才知道,原来修道不是靠着满腔热血,也不是靠着那坚定的信心就可以的。
还需要天赋。
没有天赋者,任你百般修行,任你千般努力。
也是无用。”
“……”
云中子虽然不知道姜尚从哪里得来的这些结论。
但他认为姜尚说得很正确。
这些道理,都很有道理。
颇为不凡啊。
正确得很。
一时间。
他引姜尚为知己。
也开始说起自己的事来,“此前,道祖曾言,有神仙杀劫降临凡间,不入准圣者皆在其中。
星际之全能进化
你师兄我,仅仅是太乙金仙罢了。
自然也在这滚滚的神仙杀劫中。
因我有福缘在身,故因果较少,但也有那么一些吧。
此番来到朝歌城里,便是打算了结一些因果,同时看能不能一剑斩了那妖孽。”
说话间。
云中子的眼神里还带着杀气。
一位太乙金仙级别的大佬,眼中的杀气也不是姜尚能正视的。
他被狠狠吓一跳。
“啊?”
姜尚连忙安抚起来,“师兄,切莫动气啊。”
“师弟,抱歉,吓到你了。”
女鬼上错身 莫大掌门
云中子微微一拱手,这才反应过来。
姜尚:“……”
虽然吧。
云中子的道歉都没有问题。
但他总觉得这话听起来怪怪的。
我是喰种吗 雾磷
有种很特别的感受。
接下来。
姜尚又问道:“师兄,你所言的妖孽,不知是何妖孽啊?
前几日的时候,师弟我本想以算命维持生计,却不想遇到两只妖精。
其一为九头雉鸡精,其二为玉石琵琶精。
莫非,也与师兄你说的妖孽有关?”
“你居然用师门所学的道法去替人算命?”
云中子震惊道:“若是老师知道,只怕你免不得要被惩罚了。”
姜尚:“……”
他心道:“会不会被老师发现,胡不会受到惩罚,这些都不是重点好吧。”
重点难道不是妖孽的事情吗?
“咳咳。”
姜尚干咳一声,继续道:“师兄,咱们说妖孽呢。
我要是能好好生计,今日就不会向你借取些钱财了。”
原来,他买米、菜的钱都是从云中子那借来的。
外屋的马氏也听明白了。
暗骂姜尚不争气。
有本事自己去赚啊。
偏偏要去求人。
“师弟,难道你未发现,这朝歌城的王宫里妖气冲天吗?”
云中子突然问道。
眼神则有些古怪地落在姜尚身上。
按理说,即使姜尚的修为境界不高。
即便是他一身本领也不强大。
但学的是玉虚宫正法,对妖气的观测应当是很清晰才对。
就像是小孩拥有望远镜一样。
依然可以侦查敌情。
怎地到姜尚这里后就变了。
居然连那么浓郁的妖气都看不出来了。
世风日下啊。
云中子突然觉得,姜尚是自己徒弟的话。
自己很大概率会一巴掌拍死他吧。
一身本事,难道都学到狗身上去了吗?
“没有发现啊。”
闻言,姜尚一脸懵圈,“我就没去王宫那边看过,哪有机会发现妖气啊。”
他还一本正经的样子。
认为这不是自己的问题。
应该是距离的问题。
与自己无关。
云中子:“……”
MC決戰異界
对此。
他满脸黑线在额头涌现。
有些哭笑不得起来,然后说道:“师弟,依靠我阐教的正法,即便是不靠近王宫,你也应该能发现妖气的。
韶华舞流年
但你并没有,说明你的修行还不到家。
你……
你还是好好努力修炼一番吧。
虽说修道对天赋的要求很大,但自身的努力也是显而易见的。
言尽于此,你耗子尾汁吧。”
这一刻。
姜尚终于反应过来了。
“等等,师兄他好像在嫌弃我啊。”
顿时,姜尚就更郁闷了。
自己竟然被师兄嫌弃。
那阐教正法他确实也修炼了。
但好像没有师兄说的那么夸张啊。
当初遇到九头雉鸡精和玉石琵琶精的时候,很近的距离自己才发现。
莫非……
这还论人不成。
但姜尚又想到一种可能。
那就是修为境界。
要知道,云中子都已经是太乙金仙了。
或许,要不了多久他就能破入大罗金仙境界。
这等强大的实力,自然能一眼看破大商王宫的情况。
“而我只是元神境而已。”
姜尚苦笑道:“师兄,我这境界太差了,这是天赋的问题啊。”
云中子:“……”
他忽然发现,与姜尚姜子牙扯这个问题,好像扯不清楚。
于是。
便摆摆手,“算了,不说这事了。
等明日我便进王宫,一剑斩了那妖孽便好了。”
他信心十足。
想来那纣王帝辛应该会给自己这个机会吧。
毕竟,他云中子修为不低。
还一向有好名声。
更不要说是玉虚宫门人,是圣人门徒。
宠婚难逃:总裁的秘密情人
这样的身份,他觉得足以让纣王帝辛也要仰望。
“师兄,你加油。”
姜尚连忙道:“像师兄你这等存在,要斩杀那要你额额的话,应当没有任何问题吧?”
闻言。
云中子觉得被姜尚看低了。
他便淡淡地得意道:“师弟,你有所不知啊。
我有一剑,可气吞山河,可斩杀这天地间所有的妖孽!
拔除大商王宫的妖孽,自然不在话下。
也轻而易举。”
说完后,还等着姜尚捧呢。
可姜尚却愣了愣,“师兄,你……你也有一剑?”
“有啊。”
仿佛是怕姜尚不相信,云中子手掌一阵晃动,一把后天灵宝级别的剑便出现了。
剑体有灵光。
好似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玄奥一样。
看得姜尚一阵眼热。
自己居然没有这等灵宝。
可惜啊。
不过,云中子当面他也不好表现出来。
怕被看不起。
好歹也是天尊亲传弟子。
“师弟,你觉得我这一剑是否能斩掉王宫中的那妖孽?”
云中子突然询问起来。
姜尚是天定执掌封神榜的人。
因此。
他想听听姜尚的意见。
闻言,姜尚倒是对云中子的实力没有任何怀疑。
毕竟是太乙金仙。
这世上,拥有太乙金仙实力的人可不多。
所以,在实力上肯定没有问题。
“不过……”
姜尚道:“师兄,你的实力虽然没有任何问题,可你确定那纣王帝辛会让你在王宫中除妖吗?
一则,那妖既然敢进大商的王宫,必然有其手段和本事。
二则,能在王宫中待下去,那帝辛要么是知道的,要么是不知道的。
不管是知道有妖孽,还是不知道有妖孽。
我觉得他都不会让你轻易进去除妖。
毕竟那是他的王宫,他不会任由你说怎么来就怎么来。
师兄,你觉得呢?”
呆萌器仙是反派 嚼牛的牡丹
云中子:“……”
不知为何。
在听完姜尚的分析后,原本还自信满满的云中子,突然没反应了。
也突然不自信了。
正如姜尚所言那般,纣王帝辛好歹还是大商的大王。
而他的王宫,那便等同于后宫一样的存在。
那是普通人的禁地,也是文武百官的禁地,同样也是各修道者们的禁地。
去不得。
一旦他不允许降妖除魔,那岂不是白费功夫一场。
任由他云中子天大的名声,能比得过那枕边风吗?
云中子顿时觉得,这大概是比不过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