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zu0f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笔趣-二百六十七展示-pbeew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从此,清明是每年意最难平的时节。菲儿、菲儿的儿子、夏冰、欣儿。我自认为我没做过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为何苍天非要夺走我身边的知心人?如果我有罪,请老天爷来惩罚我,而不是一个个的将她们从我身边带走!
“小贝,小贝,”萧邦唤着我,“小贝,怎么了?做噩梦了?怎么还哭了?”
“啊?有吗?”我醒来,头昏昏沉沉的。“你帮我倒杯水吧。”
萧邦起身,去客厅帮我倒水,“给。”他将水杯递给我。“我都说那些地方不要常去,你偏不听,等天亮,咱们一起去寺里烧柱香。”
“我没事,可能是感冒了,这几天也没休息好。”我咳嗽几声。“刚刚,我梦到我姥姥没了,我心里可难受了……”
“这是吉祥梦,你是太想念她了,等五一放假,咱们回去看她。”
北齊 歷史
“好。”
天亮,拗不过萧邦的性子,我们一家三口还是去了苏市最有名的寺里。他买了最贵的香,我们虔诚的跪在佛前。我看了一眼萧邦,他闭着眼,一定是在许着什么心愿。小宝也学着他的样子,跪在佛前,双手合十。
我看着我叫不出名字的菩萨,我本不信这一套,可是我却很虔诚的跪在它面前:大慈大悲的菩萨,请你保佑我的姥姥、爸妈,我身边所有的人,请你保佑他们一世平平安安,无罪无灾……
“今天是春节后我第一次见你啊,小宝妈妈,你门去哪儿了,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群里的消息,你都看到了吗?也不在群里发发声。”悠悠妈见我带着小宝到广场,她急忙挪了挪身子,“来,坐会儿,我都捂热了。”
“小宝!”悠悠大声唤着小宝。
行星乱
“悠悠!”小宝也大声叫着悠悠。两个孩子像是久别重逢的恋人一般,跑向对方,他们拥抱着,然后又手拉手兴奋的在原地转着圈圈。
“你看他俩,真是搞笑,”悠悠妈笑着看着不远处的悠悠和小宝。
“妈妈,小宝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要天天跟他玩!”悠悠和小宝手牵手跑向我们。
典 心 龍王
“我也要天天跟悠悠玩。”
“好,你们去玩吧,以后天天一起玩,好不好?”悠悠的妈妈俯下身子,笑着对俩孩子说。见孩子跑远,她看饿了看我,“你怎么瘦了很多啊?减肥吗?”
“没有啊,最近事多,睡得也不好,吃饭也不香。”
“不会是怀孕了吧?”
剑尘缘起 蹒跚学步的婴龙
“大姨妈刚走,”我笑笑。
我 的 贴身 校花
“群里的消息,你都看到了吗?”悠悠妈望着俩孩子说。“小灵儿家出事了。”
“怎么了?”我扭头好奇的问,“前段时间有事,没仔细瞅群里的消息。”
“他爸爸赌博,把房子输掉了。现在零二妈妈每天都可难过了,她想离婚呢,又舍不得小灵儿。不离吧,她老公经常赌博,这辈子恐怕是戒不掉这个坏习惯了。你说,她怎么办啊?”
“男人不能沾染黄赌毒,不然真的很难戒掉。要我看啊,离婚,带着小灵儿走。”
“她跟我一样,好多年不上班了,除了带孩子,基本什么都不会做。你再让她出去,她找什么样的工作呢?她也害怕再次踏入社会…”
“那总不能跟着一个赌鬼过一辈子吧?”我看着悠悠妈,“怎么赌的啊,还能把房子赌没了?”
“之前就听说她老公偶尔赌赌钱,后来不是陷进去了吗?输的太多了,他想着捞回本钱,结果,越赌输得越多。他是悄悄地借了高利贷,利滚利地还不上了,没办法,这才把房子给卖了。要不是人家中介去看房子,灵儿妈妈还不知道呢!”
“天哪,这男人也不是个省心的啊!小灵儿妈妈平常难道就没发现一点儿蛛丝马迹?”
“那谁知道呢。这个她不说,咱们肯定不会知道了。”
“你是怎么知道她家买房卖房的?”
“壮壮妈说的,最近灵儿妈妈不是总不出来吗?就算是出来,也不见她打扮。壮壮妈就问她了,这一问,她才说。我跟你说啊,什么事只要壮壮妈知道了,那就等于全天下人都知道了。她那个大嘴巴啊,真是的,不带把门儿的!”
“今天灵儿她们出来吗?”
“说是一会儿到。她们几家啊,向来早上爱睡懒觉。”
悠悠妈跟我说这近半年来的身边趣闻和生活琐事。“哎呀,不容易啊,你这是去哪儿修炼了,终于回人间了?”壮壮妈扯着大嗓门调侃我。
“前段时间有事,处理处理。”
“大忙人,你可算露头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又换新房搬家了呢!”允儿妈附和着说。
碰壁后才洞穿的二十年职场心悟
“哈哈,借你吉言,争取早日有大钱换新房!”
“灵儿妈还没出来?”
“没呢!”
“哎,这个点儿了,估计不会出来了。”
大周皇 皇甫
“不一定啊,昨天晚上我家烙饼了,哎呀,老香了,我吃了好几张,结果撑的睡不着。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下。”壮壮妈揉着自己的大肚子。“你们看,我这像不像是怀孕五六个月的?”
“滚吧!别给自己脸上贴金子了好不?你这哪是五六个月的呢?人家快生的也没你肚子大!”允儿妈哈哈大笑。壮壮妈追着允儿妈围着我们跑圈圈。“我要抓到你,我非把你嘴撕叉!老娘们儿!”
“她们来了,”悠悠妈突然喊。“她们两家住的近,能一起出来。”远处,沐沐妈和灵儿妈各自推着小推车,并肩走着,朝我们这个方向来。
【完】首长高攀不起
交错bl
“待会儿别问她家事啊,”悠悠妈小声对我说。
良 陳美錦
“我知道,”我回道。
“灵儿,沐沐,快去,你看小伙伴们都在等你们俩了。”悠悠妈招呼着两个小朋友。她们手牵手朝悠悠、小宝、壮壮和允儿走去。
“你家房子卖掉了吗?”壮壮妈上来就问灵儿妈妈。
“卖掉了,这周末搬家。”灵儿妈妈附身,将背包放入小推车里。“哎,娘的!真是倒霉!你们说,我眼光真么这么差,找了个什么玩意儿啊!”
“哎呀,家家都一样,各有一本难念的经。你是怎么打算的?离婚还是不离婚?”
“昨晚他给我下跪保证,再去赌,随我怎么收拾。我看在孩子的面儿上,再给他一次机会。要是再让我发现他又赌,我二话不说,离婚!绝对离婚,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我去,你对你老公真是仁慈啊!”
“不然能怎样呢?打也打了,骂也骂了,难道输掉的钱和房子还能再飞回来不成?我只能看他以后表现了。希望他不要再做令我失望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