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nekf優秀言情小說 璀璨王牌笔趣-第兩千一百四十九章 猛攻與王子的決然(萬字大章)鑒賞-ljsaf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PS:还有一章结束,求订阅!
“三出局,攻守交换!”
强硬斩获下来的第三个出局数!
这明晃晃压制下来的局面。
对应着球场之上那极度鲜明的态势。
“哦哦哦哦哦哦!?”
“又是三上三下吗!?”
“太强了!太强了啊!青道!”
“这就是东京暴君的真正姿态吗?”
“虽然说只有稻实可以逼出青道的全部实力,但这样的威压太恐怖了吧!?”
“哇哇哇哇!又是零封!连续八个0,还有最后一局!稻实可以绝地反击嘛!?”
“难!很难!非常难!!!”
看台之上的数万名观众们也是在这一刻高声惊呼起来,明明都是来到了第八局,然而这个集中力,这个破坏力,这个压制力,无与伦比的投球表现,是真真正正的征服了看台之上任何一名哪怕是最为苛刻的观众,站在他们的视角看来,年仅18岁的茂野信无疑已经是拥有了一名职业选手所该有的器量和实力了!
这不仅仅只是这些一般观众们的看法。
包括那在前排位置上的各大职业球团的球探们纷纷都是在这一刻瞪大双眼看着那从投手丘之上小跑而下,返回自家板凳席里的茂野信身影,有着两三支目前队伍里投手阵比较弱势的球团甚至都是在这一刻下定决心,一定要向自家BOSS尽最大力度推荐茂野信!
绝对要在今年选秀会上拿下来的投手!
能投能打!
而且心态和器量如此之卓越!
这样的投手,谁不想要!?
无比喧嚣的氛围,极其热闹的声势。
各大新闻媒体杂志的记者、编辑们纷纷都是将自己的摄影器材对准了茂野信,各种闪光灯也是在这一刻纷纷亮烁而起,聚焦的视线,这宛如是要全部记录下来的每一帧画面!
东京暴君殿下——茂野信!
是真真切切的渗入到了不只是球场上那数万名观众,还包括着那在电视机面前观看这一场直播比赛的数百万观众们的内心深处里。
“阿信!!”
非常艰巨的局面。
十分压抑的时刻。
三垒板凳席里的稻实选手们一个个都是面露凝重阴沉表情。
那踏立在最前侧位置上的成宫鸣更是在这一刻双手用力攥紧面前的栏杆,看着茂野信返回而去的背影,瞳孔里跳动出一缕极其凌厉而又冷然的寒芒而来。
“nice投球!茂野前辈!”
“哈哈!干的漂亮啊!王牌大人!”
“还有最后一局!你绝对可以的啊!”
“就是要这样的气势和节奏啊!信!”
一垒侧,回到板凳席里的青道先发九人众。
特别是身为王牌的茂野受到了众人的欢呼和簇拥。
镇压下来的第八局!
所直接要突入到的最后一局!
哪怕是有着奇迹之称的第九局!
但于这一刻。
他们对自家队伍获胜的信心已经是爆棚到了最高地步!
领先两分!
而且还是有着全国最强投手美誉的自家王牌大人领衔守备!
最终一局!
完全不需要担心!
胜利已经是近在咫尺了!
最后一局。
最后三个出局数。
只差那最后的半步。
作为当事人的茂野也是笑着一一回应自家队友们的应援欢呼。
哪怕茂野很清楚比赛没有到最后一刻,都不可以真正松懈,但却也没有必要在这一刻去打击自家队伍的高涨气势!
这种氛围!
更容易凝聚他们的力量。
炸裂的意志
这也是力量的一种彰显。
“下一局里,打击正常进行就可以了,若是上垒,不需要离垒,明白了吗?茂野?御幸?”
片冈监督轻轻拍了拍茂野的肩膀,用着略显轻缓的语气如此说道。
第九局里。
这又是重新轮到的清垒序列。
放松?
那是愚蠢的行为。
但更是没有必要在这里还要保持强攻姿态。
特别是某些危险的进攻选择。
更是被片冈监督剔除了选择名单里。
不管是第四棒的御幸,还是第五棒的茂野。
作为投捕核心存在的两位。
现在最优先要确保的是第九局下半里的守备。
在已经是处于绝对领先的情况下。
青道现在需要的稳重,而不是冒进!
“是,监督!我们明白的!”
茂野和御幸也是各自挺直身躯,带着一抹坚毅的表情,大声应道。
胜利已经是在眼前触手可及了。
纵使是平常队伍里最激进的王牌和正捕手。
两人都是在这最后一局即将到来之前,反而变得无比冷静而又理智起来。
一往无前的勇气和胆魄。
可不是意味着无脑式的莽夫行为!
哪怕茂野偶尔有王牌傲气和孩子脾气起来,会莽上一波的时刻。
但在今天这样的关键比赛里。
特别是在这最后的决胜局里。
殘愛
暴君殿下都会克制一下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
躁动就留给最后的精彩时刻!
上半局里的攻击!
按照基准模式进行就可以了!
“嗯!”
看着自家两位最值得相信的核心选手。
片冈监督也是缓缓点了点头,面容上满是信赖的表情。
相较于一垒侧青道高中板凳席里的轻松氛围。
三垒侧,稻城实业高中板凳席里的氛围便是极显沉重而又压抑了。
最后一局到来之前。
他们还落后两分。
并且还要面临一轮青道高中的清垒强袭。
毫不客气的说。
他们稻实高中已经彻底站在悬崖边上了,并且还是一只脚悬空的姿态!
接下来不仅不可以出现一丝差错。
更要爆发最极限的力量。
才有可能出现奇迹翻盘!
而就是在这样的局面下。
在这第九局即将到来之前。
国友监督却是没有任何战术方面的指挥。
在临近上场之前。
“已经沉下来了吗?”
国友监督看着面前那各自缓缓睁开双眼的自家选手们,用着前所未有的柔缓语气如此说道。
“是,监督!”
“嗯,相信自己的球棒和球套!胜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国友监督目光平和的扫视过面前的自家选手们。
“成宫,最终局交给你了!守备也好,攻击也罢,由你来带领队伍拿下胜利吧!”
最终定格在自家王牌选手身上的视线,那明显就是寄予了一切希望的眼神。
“是,监督!”
成宫不仅是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压力,反而是从内心深处里涌动出无限的力量,稍稍踏前半步的身影,那随之挺直的身躯,王子殿下于这一刻用着最为坚定而又决然的语气朗声应道。
最后的决意。
最后的斗志。
这是最后的爆发!
成宫鸣要赌上自己最后的骄傲!
去争夺那唯一的优胜顶点!!
“那么!我们上吧!”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宛如汹涌翻滚一般的澎湃浪潮。
于三垒侧那万众欢呼声之中。
踏步而出的身影。
所径直来到球场之上的九道笔挺身影。
“噢噢!最终局!”
“来了!来了!来了!”
“最后的殊死搏斗啊!”
“冲吧!稻实!相信你们绝对可以创造奇迹的啊!绝对要赢下来啊!”
“青道!再来一分吧!”
“御幸君!茂野君!交给你们了啊!”
“鸣!!”
无与伦比的声援。
震天动地的欢呼。
于球场上空响起一阵阵恐怖呼声之际。
随之拉开的最后大战序幕!
“第九局上半,青道高中的攻击,第四棒,捕手,御幸君!”
第五轮的清垒序列!
所来到的最后一轮强棒攻击。
“鸣!今天的比赛!我们就要在这里赢下来了啊!”
鼎立的三人。
踏立于投手丘之上的成宫
侧身于打击区里的御幸。
蹲坐在打击准备区里的茂野。
国中的缘分。
高中的孽缘!
交汇而起的彼此曾经前行的路线。
往事會隨風而去
在这里汇聚而起的决意和斗志!
“哼!我不会让比赛在这里结束掉的啊!阿信!一也!”
一样是冷傲对视的王子殿下。
成宫鸣那微微扬起的下巴,瞳孔里浮现出一缕极其亮丽而又冷冽的色彩而来。
“最终局的对抗!在领先两分情况下!青道高中还是在这最后一局里轮到了最佳的打击序列!以着四棒为起手的攻击回合,王者青道能否抓住这个机会进一步扩大自家队伍的胜势!?还是说王子殿下率领霸主稻实强势挡住王者青道的侵袭!为下半局里自家队伍的翻盘保留最后一丝希望!?此刻!战斗!开启!!”
热烈的氛围。
高亢的话语。
“playball!”
在主审裁判的洪亮裁定话语落下之际。
“第一球!”
球场之上。
已经是提前做好准备的稻实投捕。
几乎就是在多田野树摆定好球套的那一刻。
“轰!”
于侧上位置里。
成宫鸣那迅速挺直的身躯。
高高举起的左手。
指尖之上。
闪烁的那一缕电光。
刁牌蠻妃
戮仙传 素徒
轰鸣之际。
“嗖!”
绽放出来的极影。
迫入到本垒上空的那一刻。
“来了!?”
亮丽的折射弧线。
飞快捕捉到进而做出判断的这一球。
偏下角度里。
“外角!”
御幸那迅速下压的身体。
“唰”
提前舞动出去的金属球棒。
在那外侧边缘角度上。
试图拦截的那一刻。
交错没入进来的小球。
偏差半个球位的距离。
这所未能够触击到的球锋。
“咚!”
跳窜进来的那一刻。
比对着那落下的清澈而又刚劲的响声。
“好球!!”
‘150KM’
还有那极致显然的数值。
都是令打击区上的御幸表情微微一变。
‘到这里,还可以投出150KM的直球吗?真有毅力啊!鸣!’
打击准备区里的茂野也是忍不住眉毛一样,那握紧起来的球棒,看向成宫鸣的视线里流露出一缕非常凌厉的寒芒而来。
不断攀升的球数。
已经是来到了尾声的战斗里。
精力和体力和初盘开始比较肯定是下滑大半的此刻。
王子殿下还可以有如此集中力的投球水准。
“第二球!”
在令茂野、御幸等青道一方的选手们忌惮之余。
更是在极大程度上鼓舞了稻实一方的士气。
“本王牌可不会在这里认输的啊!”
凝视的方位。
眼眸深处里所跳动出来的那一缕炙烈火焰。
浓烈的光泽。
磅礴的气息。
“咻!”
前压的身影。
伴随着那踏前的步伐。
“轰!”
激扬而起的尘土。
漫天飞舞之际。
亮丽而现的光影。
直线进逼来到本垒面前。
“滑球!?”
极度凌厉的折射弧线。
“唰!”
御幸瞳孔猛然一缩。
那屏住的呼吸。
下意识里前踏挥舞出去的金属球棒。
“乓!”
于球锋尖端碰触在一起的那一刻。
“哟西!”
落下的一声刺耳响声。
“哼!”
极限角度里。
御幸那强硬扭转过来的姿势。
“什么!?”
三體全集 劉慈欣
在多田野树才刚刚露出一缕喜色,还没有过一秒钟。
挤压的小球。
那明显是被抓准的球心。
凝固住的笑容。
“轰!”
一声轰鸣。
“咻!”
那便是被迅猛挑飞出去的小球。
径直闪耀于高空之中时刻。
“嗯!?”
比对着投手丘之上成宫鸣那蓦然一缩的瞳孔。
“哦哦哦哦哦哦!?”
“御幸!?”
“哈哈哈!再来一支!”
“青道!青道!青道!”
“四棒大人!!”
一垒侧板凳席里和看台之上刚刚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时刻。
于空中宛如流星一般划过的轨迹。
所径直坠落下来的小球。
就是在那将欲重击而下的时刻。
“哒哒哒哒哒哒!”
行进于宽阔中外野之上的修长身影。
那倒是赖以为支柱的最强外野机动力守备核心!
宛如一只脱缰的野马。
紧紧跟随着头顶上空球影的卡尔罗斯。
“噢噢!?”
“难道!?”
瞅准的落点。
“可恶!?”
那进而迅猛飞扑过去的身影。
侧前挺立的角度里。
“啪!”
落下的轨迹。
那堪堪好抓住的球影。
没入进去的小球。
落下的一声清澈响声。
“出局!!”
极限操作下的完美跑动守备!
这明明是几近于无法被拦截下来的一击。
接近百分百的观众都认为御幸妥妥可以登上二垒的一记深远外野安打!
然而这还是被接住的小球。
在那高亢的裁定话语响彻于整个神宫球场上空之际。
面带错愕表情停下跑垒步伐的御幸。
比对着则是那看台之上响起的数万名观众难以置信的惊呼声而来。
一垒板凳席里和看台之上的青道众人各是纷纷露出一抹震惊和遗憾的表情而来。
“啊啊啊!!?这都被接住了吗?”
“不是吧?这是作弊啊!”
“要是上垒就好了啊!”
“可恶啊!”
包括仓持、前园、白州等三年级选手们都是各自露出一抹不同程度的可惜表情而来。
高台之上的伊佐敷前辈更是右手捏拳虚空用力挥舞两下了。
毕竟在这里。
御幸的上垒可是有着极其鲜明的意义啊!
“哦哦哦!接住了!精准的判断!果断的飞扑!完美的跑动守备!这是稻实中坚手神谷君的fine play!哪怕是来到第九局,一样是可以高度集中的精神力!以自我身躯为最宏伟的城墙!挡住了青道四棒御幸君的这一击强硬袭击!给投手丘之上的自家王牌送去了最大的应援!中外野飞身接杀!一出局!!!”
“卡尔罗斯!!!”
“干的太漂亮了啊!卡尔罗斯!”
“就知道你可以的!就知道你能做到的!”
“稻实!稻实!稻实!”
“挡住!挡住!比赛还没有结束!比赛还没有结束啊!!”
声势浩大的应援。
声嘶力竭的呐喊!
原本都已经是要面露崩溃表情了。
但卡尔罗斯的这一手超神表现,又是强行稳住了局面!
落后两分局面下,终盘对局里还被先头打者轰出二垒以上的安打,这样的打击,可不是现在的稻实可以顶得住的沉重打击!卡尔罗斯的超神表现真的是挽救了一次稻实高中!
不要提那些一般选手和观众们。
包括那在三垒前侧位置上的国友监督都是在内心里悄然半松了一口气,但那面容上的神情仍然还是尽显凝重的紧绷姿态。
“鸣!”
外野之上。
卡尔罗斯举起自己的右手食指,那高声喊出的话语。
一切尽在不言之中的默契!
“嗯!”
成宫鸣也是重重锤了锤自己的胸膛,面露坚定神情。
终盘里的精神和意志!
不只是一个人在战斗。
更是全队凝聚在一起的这一股力量。
“果然是没有那么容易啊!想要击溃你们的话!”
打击准备区里。
茂野信那缓缓站立而起的身影。
从成宫鸣身上一直扫视到全场之上的所有稻实选手们身影。
茂野那轻轻吐露出来的一口浊气,面容上稍显冷然的表情。
“第五棒,投手,茂野君!”
迈开的步伐。
径直踏上的打击区。
四目交接的那一刻。
“阿信!”
“鸣!”
碰撞在一起的视线。
迸发开来的激烈火花。
这几乎可以断定为本场比赛里,两位王牌大人最后的一轮正面交锋的打席!
王者和霸主!
暴君和王子!
直面而上的最刺激战斗!
两侧板凳席里的选手们,看台之上的数万名观众们都是在这一刻将视线聚焦定格在两位王牌大人之上。
“playball!!”
在茂野将将摆定好打击姿势那一刻。
主审裁判那所举手示意,进而喊出的嘹亮话语。
“第一球!”
瞩目的角度里。
成宫鸣那瞳孔深处里辉现出来的一缕寒光。
侧向挺直的身影。
所迅速高举而起的臂膀。
前压挥舞的那一刻。
“轰!”
恢弘而起的滔天声势。
“嗖!”
一道白影。
从成宫的指尖之上飞闪而出。
下一秒。
化作一道凌厉的寒芒。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破空声。
直逼来到本垒面前。
切入进来的犀利的角度。
打击区上。
茂野眼神一凝。
那保持着挥棒姿势。
笔挺不动的姿态。
“咚!”
径直目送而进的这一球。
侧上角度里。
“坏球!”
偏差一丝的内角高位直球!
几乎就是贴着茂野的脸颊滑入进去一般!
所感受到的森然气息。
茂野信却是丝毫不为所动!
“首球!正面相接,直袭内角高位的直球!打击区上,茂野君丝毫不为所动,大胆目送而过的这一球,偏高一丝,没有在好球带里,坏球!!!”
重生校园之商
是想要瞄准好球带强袭的。
而且是非常明显的极限球路。
但前面已经说过了。
来到这个份上。
已经是第九局!
各种精神方面的压力和体力层面上的消耗。
纵使是成宫鸣。
也无法做到精准控球了。
所以,不需要着急!
着急是稻实一方!
自己只需要撑住气,按照正常节奏打击可以了!
“嘶。。。呼。。。。”
茂野轻轻吐出一口浊气,那甚至还微微后退一丝,给自己多留出一点打击余地的姿态。
让一旁的多田野树表情愈发严峻起来。
而在一垒板凳席里的片冈监督和落合博光则是各自微微点了点头。
‘这样就行,这样就可以,只要不给他轻易抢到好球数就算成功!一点点去挤压对面的生存空间!’
主动放缓下来的节奏。
微调之间更显獠牙的进攻方式。
“第二球!”
然而即使是明白青道的目标。
清楚茂野信的进攻策略。
成宫和多田野却是没有其余任何可以选择的道路。
说直接一点。
这只能是一条路走到黑的强硬姿态。
“鸣桑!”
同样是可以很清晰get到这一点的多田野树,那还是要明晃晃摆在内角高点上的球套。
“嗯!”
入目之处。
成宫鸣双目凝视着打击区之上的茂野信。
“轰!”
豁然踏前的左腿。
伴随着那高空之中宛如是鞭子一般柔软甩射而前的左臂。
张扬之际。
“嗖!”
第二次飞闪出来的亮影。
还是赤果果紧逼来到内角上空位置的弧线。
“!?”
突入进来的角度。
这足够犀利的弧线。
“唰!”
较之前面一球要更加凌厉一点,却是很好悬在边角之上的小球。
茂野眼神一凝。
片刻之间所作出的判断。
这必须要挥舞出去的金属球棒。
重叠而起的那一刻。
落下的刺耳摩擦响声。
跳窜而过的白光。
那显然是错估了一个高度的打击。
“不好!”
来不及做出的调整。
劍動星穹 醉酒劍仙
“咚!”
那紧贴着侧上角度里没入进来的球影。
落下的一声剧烈响声。
“好球!”
在茂野那凝重的表情之中。
身后的主审裁判却是立即高举起自己的右手,高亢喊道。
“第二球!还是一样的球路!将强攻贯彻到底的稻实投捕,根本就不在意首球的偏差,直挺挺的进攻选择,逼迫着打击区上的茂野君一定要做正面对决,算错的弧线,偏差较大的打击,错漏而进的小球,无法拦截下来,空挥好球!!”
一定要压制下来的对决。
最为紧张而又刺激的时刻。
“真的是一点都没有改变啊!鸣!”
两球的强袭。
而且还是几近于相同球路的突袭。
‘150KM!’
特别是直面感受到的那一股威压感。
还是如此显眼的数值。
令茂野信的心弦依旧是紧绷而起,最后的一局对抗,这决然不可以留下任何遗憾的一场比赛!
既是要享受着比赛的乐趣!
更是要夺得那至高的辉煌!
于胜利之巅前的最后一步。
在这对决之间。
茂野信都不敢有须弥松懈!
“哟西!哟西!鸣桑!拿下他吧!”
“进攻!进攻吧!茂野君!”
“我们才是无敌的!上吧!!!”
“让他打过来吧!成宫!我们绝对会挡住的啊!”
“鸣桑!一个一个解决掉吧!”
“暴君殿下!就看你的表现了啊!”
“交给你了啊!王牌大人!!”
“一本集中!!”
“冲啊!”
似是要榨干最后一丝力气,这倾尽全力的呐喊,不只是看台上的应援者们,有且还包括球场之上正在奋战的两队选手们,聚焦于自家王牌之上的视线,他们都期待着自家王牌可以拿出最卓越的表现,来带领他们斩获最后的优胜,去领略巅峰之上的景色!
“阿信!”
那踏立在一垒板凳席面前的御幸在这一刻也是用力握紧着面前的栏杆,看着打击区上的茂野信,面容上尽是肃然神情。
一好球,一坏球!
可以压制下来的局面。
可以做出反抗的场景。
略显微妙的对决。
“第三球!”
然而一方有退让的余地。
另一方已经是毫无退让可言的绝境局面。
“我要在这里!击败你啊!阿信!”
瞳孔深处里。
那映入到王子殿下眼帘深处里的暴君身影。
从国中开始,到高中伊始,再到如今的最后夏季!
妖怪食肆
一段段的回忆。
一次次的场景。
遮掩住的过往。
宛如定格住的时空!
于这一刻!
华丽之下尽显狰狞的王子殿下。
“轰!”
凝聚而起的浑身力量。
用力朝前踏动出去的步伐。
最直接的角度上。
踏步而出的身影。
轰然扬起的尘土。
于高空之上飞舞时刻。
“嗖!”
成宫鸣感受着那掌心之上小球所传递而来的粗糙质感。
眉宇间的浮现而出的那一缕煞气。
于一点之间赫然爆发而出的所有威势。
闪耀出来的那一道亮光。
下一秒。
破空声起。
迅猛紧逼来到本垒上空位置。
凌厉的寒芒。
“嗯!?”
果断而又犀利的弧线。
“侧下角度!这一球!?指叉球!?”
飙升到极致的速度。
最为笔直的寒芒。
来到本垒上空那一刻。
茂野信那堪堪扭动起来的身影。
侧身的角度。
蓦然震动的轨迹。
极致下坠的那一刻。
“可恶!”
茂野那下压身体,以着最不可能的角度,那强行扭转过来的臂膀。
“给我赶上啊!!!”
瞳孔之内。
似是清晰可见的光影。
“乓!!”
勾勒而出的那一道锐利弧线。
折射而下的那一刻。
于零点五秒之间的交锋。
那重叠在一起的双影。
巨响轰鸣。
伴随着那迸发开来的激烈火花。
“这一球!我要拿下你啊!阿信!!!”
宛如是王子殿下的意志灌输于其中一般。
沉重且又真实!
威势之上。
明显是被压制住的茂野。
“!!”
紧咬着自己的下嘴唇。
那强行要抬升起来的臂膀!
额头之上暴露出来的夸张青筋。
“喝!”
伴随着茂野的一声重喝。
那所用力挥舞出去的球影。
半空横行!
无法挑飞!
那就朝着最刁钻的角度强袭打击!
在这最短时间里做出最快,也是最佳反应的茂野。
“嗖”
“砰!”
于那小球窜出之际。
堪堪砸在地表之上时刻。
“哒哒哒哒!”
茂野便是迅速扔掉自己的球棒。
朝着一垒方向狂奔而去。
高速行进的步伐。
仅是比自家猎豹大人慢上一筹的跑垒速度!
“白河!”
“游击手!”
时间和速度的较量。
“不要小瞧我们了啊!茂野信!!!”
一样是青筋暴起的稻实游击手。
时刻都是阴沉着一张脸的白河胜之,于这一刻面容尽显狰狞之色。
果断前压飞扑出去的身影。
“啪!”
低空角度里。
在那小球堪堪二次弹射之际。
那便是被白河接入到球套里的小球。
落地之前!
不需要转身!
更是不等后续的动作。
那便是单手甩动球套。
朝着自己后方甩射过去的小球。
“胜之!”
哪怕较之青道二游要差上一点的稻实二游。
这仍然是全国顶尖配置的搭档。
极具默契的配合。
同步前压的步伐。
“啪!”
都不用球套。
就是伸直自己的右手。
稳稳将白河传递而来的小球接入到自己掌心之际。
“扑通!”
伴随着那边白河落地发出的沉闷响声。
“咻!”
二垒手的江崎已经是迅速扭身摆动自己的右臂。
顷刻间。
耀现出来的亮影。
极速朝着一垒飞奔过去。
“魂淡!!”
偏差一丝!
就是差那最后半步的茂野。
“啪!”
“哒!”
看似同步抵达的球影和身影。
但这还是可以明显看出来的一丝差距。
在茂野面露难看表情之际。
“出局!!”
一垒之上。
在观众视线堪堪聚焦,都不需要哪怕是一秒钟的停顿,垒审便是立即高举起自己的右手,那高亢喊出的话语。
“哦哦哦哦哦哦!”
“出局了!?”
“好快!好快!跑的人很快!守备一方一样很快啊!”
“这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啊!?”
“白河!?哇哇哇哇哇!太刺激了吧!?”
“终盘!这就是顶尖队伍的终盘对决么!?”
“我的心脏都快承受不住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令神宫球场的上空掀起一阵无比剧烈的狂潮而来。
极致展现出来的卓越且又流畅的守备表现。
直接征服了看台之上的数万观众。
越是到终盘里。
这越是可以刺激到每一人的精彩对抗表现。
“真有你的啊,白河君!”
无奈在一垒面前被拿下封杀的茂野信,只能是深深看了一眼不远处刚刚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尘土的白河,摇了摇头后,转身小跑返回自家板凳席而去了。
这已经是发挥到极致的打击了。
但御幸被卡尔罗斯超神反应接杀。
茂野被白河堪称卓越的fine play给封杀!
接连都无法突破的攻击。
比赛进行到这个份上。
哪怕是一垒板凳席里的仓持、春市、东条、金丸等人,看台之上的伊佐敷前辈、克里斯前辈等青道应援团们都只能是感叹是稻实的守备更胜一筹了。
二出局,垒上无人。
“第六棒,一垒手,前园君!”
已经可以是彻底放开一切压制的王子殿下。
理所当然的不会给后续的前园任何可趁之机。
在御幸和茂野相继被拿下接杀和封杀出局数之后,球场之上,超过七成以上的人都是认为这一局里青道高中的攻击已经是宣布破产了,还想要努力一把的前园。
显然是缺乏单兵突破王子殿下守备的能力。
一劫成婚:放倒大boss
“唰”
“咚!”
“好球!”
横向拉扯的直球。
还是如此犀利而又细节处理到位的直球。
直接追逼了前园。
旋即而后!
果断投射出来的横向滑球。
“咻!”
锐利角度里绽放而出的耀眼光泽。
“唰”
“乓!”
强行出棒的前园。
有且仅是勉强将小球横扫到右侧面前内野地表之上。
“哒哒哒哒!”
几乎都不存在着任何一拼的可能。
被轻易拦截下来的小球。
“啪!”
“出局!”
前园就连一半进垒线都没有跑过,便是被直接拿下了封杀出局数。
“三出局!攻守交换!”
轰轰烈烈而又强势无比的青道高中第五轮强棒序列!
在成宫鸣的决然奋战以及野手们的默契配合之下。
稻城实业高中还是顽强的阻截住了王者青道最后的强攻!
落下帷幕的第九局上半攻防战!
比对着双方选手们各自退场之际。
这场决赛也是来到了最终时刻!!
“啊啊啊!居然这一局还可以三上三下啊!?这对稻实的士气提升非常重要吧?峰桑?”
看台之上。
不提那些一般观众们的嘈杂议论。
哪怕是前侧位置里的棒球界里的相关专业人士们也都是在激烈的讨论着这场比赛里即将到来的最终局。
最容易激动的大和田秋子应该说在这场决赛开始之际,一直到目前为止,那澎湃的情绪就可以停止下来过,每一场对决都是那么精彩,每一次的交锋都那么的刺激!
宛如都是在挑战着大和田秋子的心跳频率上限一般。
几乎就是在第九局上半攻防战刚刚结束之际。
这位姑且可以算是初步摆脱萌新称号的记者在这一刻又是露出宛如初入这一行一般的兴奋表情,看着一旁的自家前辈高声说道。
“啊,的确是如此,从第七局开始,被茂野君轰出一发本垒打之后,比赛的节奏和气势就是彻底倒向了青道,如果不是成宫君,以及稻实选手们的韧性,但凡这第八局和第九局里再丢掉哪怕一分,这场比赛的胜负都是既定事项了!而可以强行撑住没有丢分,并且在这最后一局里轮到的青道强棒序列,还可以这么干净利落的镇压下来,对于稻实而言,这是最后一剂强心剂了,就看是否可以抓住机会,在第九局下半这最后的攻击回合里创造奇迹了啊!”
峰富士夫也是点了点头,带着一抹感慨的表情说道。
两支高中队伍的比赛。
可以激烈到这个程度。
可以精彩到这个份上。
真的是极其罕见了。
但这也正是因为如此。
才可以更加证明那两位王牌的可怕之处。
最起码在峰富士夫看来,茂野信、成宫鸣,这两位投手已经是不比职业选手差了,甚至还要强过一些职业选手,不是说实力,而是身为投手的器量和心态!
“这就是真正的天才啊!”
峰富士夫视线从两侧板凳席里各自扫视而过,那所前后映入到自己眼帘来的暴君和王子的身影,没有再次理会自己身侧那位精力旺盛的后辈的吵闹,而是聚焦于两支队伍之上,那眼神都是随之变得深邃起来。
而也是在看台之上数万名观众们各自在激烈讨论着那即将到来的最后半局对抗之际,
一垒侧。
三垒侧。
两支队伍也是在做着最后的调整。
但是越是到这个时刻!
两支队伍的总教练。
国友监督和片冈监督都是极有默契的没有交代任何有关战术方面的话语。
而是各自说出的两三句简单话语。
化作同一个意思。
“胜利!在你们自己的手中!”
“是,监督!!”
两分之差。
鏖战九局!
所即将迎来的最后半局对抗。
这是王者最后的坚持。
更是霸主最后的拼搏!
胜者可以享受一切荣誉。
可以攀登上那至高巅峰去遥望更为美丽的景色。
而败者?
即将结束自己的夏季征程!
“最终局!”
“上吧!”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球场之上。
舞台中央。
茂野信从板凳席里踏步而出的那一刻。
那所遥遥对上的视线。
最后的宣战誓词!
更加澎湃而起的汹涌浪潮。
这是赢家通吃一切的残酷比赛!
两支队伍!
40名少年!
谁都不愿意在这里停下自己的脚步!
这是属于他们的夏季!
这是属于他们的至高舞台。
“阿信!来吧!最后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我早就做好准备了!鸣!这场比赛的胜利!就由我来拿下了!!!”
辉映着身影的视线。
那所迸发而出的最高战意。
“第九局下半,稻城实业高中的攻击,第九棒,左外野手,衫君!”
瞩目之上。
茂野信踏立在投手丘。
冷然的面容下,浮现而出的那是属于暴君殿下所该有的暴虐神态。
这是霸主和王者之间的最后决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