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94f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 線上看-224 戰!戰!推薦-nto49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为快乐的小鹿斑比大萌加更。

佩戴着微型麦克风,荣陶陶也在四处打量着赛场。
远处的绿茵场上,随处可见那洁白的霜雪,这就是所谓的雪境主场么?
这霜雪也太少了一些……
“加油啊!荣陶陶,高凌薇!”一道颇为熟悉的嗓音,极具穿透力,在山呼海啸的声浪之中,传入了荣陶陶的耳朵。
他转过头,却是看到第一排的观众席上,袁天日和袁天成两兄弟,戴着黑色的棉帽,半截身子探在围栏外,对着荣陶陶不断挥舞着双拳。
荣陶陶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对着袁家兄弟摆了摆手。
一时间,这一方区域的观众们反应更大了。
“不要有压力,荣教,高凌薇!”袁天日双手呈喇叭状,放在嘴边,“正常发挥!”
“戳穿他俩,让所有人都看见你的方天画戟!”弟弟袁天成高举着手臂,紧紧握拳,对着荣陶陶的方向比划了一下。
荣陶陶同样手握成拳,与袁天成的拳头隔空撞了撞。
学长们也来了,没有半点不忿,没有半点隔阂。
这就是我的校友,未来要一起出征全国大赛的队友。
高凌薇抿了抿嘴,揽着荣陶陶的肩膀,在工作人员的示意之下,迈步走上了绿茵场。
两人在东侧半场站立,视线中,西侧半场同样走上来两个人。
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关苍关穹两兄弟。
开赛前,兄弟俩的眼神并不凌厉,也没有疯狗的姿态,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那本该一直站在西侧半场,等待开赛的对手,却是迈步走了过来。
盤龍後傳1 柿子
八强的时候,袁家兄弟也曾有这样的举动,但他们毕竟是校友,这俩兄弟过来干什么?
在六万多人、甚至是全国人民的注视之下,荣陶陶和高凌薇并未摆谱,同样迈步走了过去。
侯府小姐的娛樂圈生涯 彈劍聽禪
中圈位置,哥哥关苍伸出了右手。
这样的一幕,绝大多数人还是愿意看到的,华夏人对于“风度”还是比较在意的,绝大多数人都喜欢风度翩翩的谦谦君子。
但不幸的是,这里毕竟是竞技场,而且是分胜负、见生死的竞技场,所以与其他竞技体育比起来,魂武者一旦开打,双方都很难保持风度。
“久仰,荣陶陶,高凌薇。”关苍开口道。
“幸会。”荣陶陶握着关苍的手掌,笑着点了点头。
只要没开打,面上的活儿,谁都能过得去。
关苍:“你还年轻,又有如此潜力,甚至你已经兑换了潜力,获得了一系列成就。
未来,你一定会有无比光明的人生,希望你不要逞一时之快,该认输的时候,可以主动提出。
毕竟赛场上刀枪无眼,事故频发,谁都不希望你这样的潜力新人出现意外。”
荣陶陶面色古怪,道:“临阵劝降,你是认真的么?”
关苍迟疑片刻,开口说道:“之前舍弟曾给你留言,他所言不虚。巧合的是,我们俩也是玩命的人。”
荣陶陶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弟弟关穹插话道:“我们看到了你战斗的风格和理念,我认为,如果你继续这样坚持的话,玩丢性命的人,很可能是你。”
“既然你知晓我的风格,你觉得我会在乎那些么?”荣陶陶却是笑了,开口道,“不过是世界上少了一个有趣的人罢了。”
不等对方开口,荣陶陶又补充了一句:“但同时,也会多一个有趣的灵魂。”
闻言,关苍和关穹两兄弟顿时愣住了,不仅两人愣了一下,华夏总台的主持人戴流年、苏婉也有点懵。
万万没想到,开赛前这看似友好的握手致意,却是将比赛拔高到了这种层面,而处于劣势的荣陶陶,所给出的回应……
现场的六万观众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千家万户、坐在电视机前、电脑屏幕前的观众,却是一片哗然。
这孩子,的确有点意思哈?
媒体报道的的确不假,这孩子确实是个“生死看淡”的主儿。
轻言轻语,轻松自如,但说出来的话还真是有劲儿。
华夏总台的网络直播平台上,一堆堆的弹幕飘了过去:
“第一次看荣陶陶比赛,这小子这么有范儿的嘛?爱了爱了……”
“这小子在集锦里的表现能算数吗?好多人在集锦里都能成神成圣,一旦将目光放到整场比赛,就都泯为众人了呀?”
“兄弟!信我!放心看!放心粉!实力绝对没水分,半点不打折!我们家淘淘每一帧画面都是集锦!”
“单单是这赛前致意,就已经能上集锦了,这…我怎么有点信了你的话呢?”
“高凌薇好美呀,好高冷的样子,她是不是不愿意说话呀?”
“扎心了兄弟!我们家薇女神可是堂堂高中关外王,自己带队的时候,还能在百忙之中抽出点时间敷衍我们。
自从跟荣陶陶组了队之后,话全都让荣陶陶说了,她围脖上也全都是荣陶陶的照片!
荣陶陶这狗贼!!!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
赛场之上,荣陶陶和关家兄弟分离,各自返回半场。
短短的五分钟很快过去,裁判站在中圈位置,依次看向双方。
关苍举起了拳头,那一双眼眸变得无比凌厉,死死的盯着荣陶陶。
东侧半场,荣陶陶给出了招牌式的动作,对关家兄弟的眼神视若无物,他咧着嘴,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错嫁王爷巧成妃 荧瑄
“嘟嘟~!”裁判小旗挥下,比赛开始!
“哦?比赛开始了。”戴流年开口说道,他的主持风格显然不是激情澎湃的类型。
他话语不疾不徐,声音也很是温润:“仅从纸面实力来讲,高荣二人处于下风。毕竟修炼的时长摆在这里,赛前专家们也给出了一致预测,高荣二人很难获胜。
但无论如何,此时,他们站在关外排位赛的总决赛场地,是关外最高的舞台。
输赢与否,并不重要,让我们期待高荣二人展现出来的斗志与风采!”
显然,华夏总台因为各方面因素,选择直播这场总决赛。
但直播的同时,也特意吩咐两位主持人,要无限的降低观众们的期待,表明双方实力的真实情况,让观众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双方战斗意志、风采等等方面上。
“的确,双方选手在实力上的差距,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苏婉适时的开口说着,“高荣二人也已经晋级了全国大赛,在他们这个年纪里,这已经是一项非常伟大的成就了。”
前夫夜敲門:老婆,偷妳上了癮
“交手了!”
赛场之上,双方选手竟然都选择了前冲,在双方无限接近的时刻,高凌薇突然慢了一丝,半跪在地,一手按在了地上。
在雪境主场的情况之下,关家兄弟前冲的路径上,一根冰柱突然窜了出来!
高凌薇预判的位置很好,前冲的哥哥关苍,竟然一脚踩在了窜出来的冰柱之上。
“雕虫小技,延缓失败罢了。”关苍一道冷哼声,与赛前友好致意的模样完全不同,他的话语无比冰冷,踉跄的身体向一侧退开数步。
而弟弟关穹却是没有停下来,手中突然甩出了一道星痕鞭,扫向了正前方杀来的荣陶陶!
荣陶陶随手一挥,一片霜雪弥漫之中,抽出了一杆方天画戟。
而荣陶陶竟然不退反进,甚至在一瞬间开启了雪之舞,速度硬生生拔高了一截。
“嗯?”关穹面色惊愕,那长达十二三米的星痕鞭,横扫过去。
荣陶陶竟然脚下一崩,直接窜到了星痕鞭的中间位置,而且并未继续前冲,而是将方天画戟立在了地上?
“唰……”
荣陶陶身子一蹲,星痕鞭的中段,扫在方天画戟的戟杆上,以方天画戟的戟杆为中心点,绕着方天画戟,竟然直接扫了回去,直指关穹?
“嚯~可以呀!”
“很有创造力啊?”
“应该是突然开雪之舞了,速度突然快了一截!”
“他速度再快也只是个魂士,只能勉强跟上魂尉的速度吧…哦呦?”
在观众们的一阵阵惊呼声中,荣陶陶立下长戟,一手中再次抽出一杆长戟,猛地向前窜去,直刺关穹下盘!
荣陶陶的动作连贯的可怕,那星痕鞭以扎在地上的戟杆为中心,绕着戟杆扫回去的同时,荣陶陶手中的长戟,也点向了弟弟关穹的大腿!
也就在这一刻!
“战!!!”
一道邀战声炸响全场,如此的激昂,甚至让人忍不住热血沸腾!
好久不見我還在 曦敏
关穹面色阴厉,脚下一弹,迅速向后退去:“战就战!”
显然,关穹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在那雪狱角斗场中,飞快的奔跑开来。
雪狱角斗场中,高凌薇眼眸一凝,什么意思?
逃跑?避退?
这一方小小的雪狱角斗场,你能跑到哪里去?不过是延缓交手的时间罢了…等等!
两世欢,高门女捕 寂月皎皎
雪狱角斗场上,关穹飞快逃离,尽可能的拖延时间,而在绿茵场上,关穹迅速后退,躲避着荣陶陶的进攻。
巨星大導演 沈淪永罪
而那哥哥关苍,却是一股脑的杀向了高凌薇!
长鞭席卷,猛地抽打而出!
荣陶陶当然不可能任由关苍与自己擦肩而过,他脚下一停,手执长戟横扫开来。
“滚!”关苍怒声喝道,自从开赛以来,兄弟俩的状态与赛前截然相反,不仅举动疯狂,甚至还透露着一丝丝的威严气息。
“呯!”
关苍一脚跺下,霎时间,草坪上的雪花弥漫,碎星四溅开来!
踏星裂!
荣陶陶心中一惊,一手遮在脸前,在气浪的翻腾之下连退数步。
也就在哥哥关苍接近高凌薇的一刹那,在雪狱角斗场中,弟弟关穹突然停下奔跑,掉转过身来,一头扎向了高凌薇!
雪狱角斗场中,高凌薇面色一僵,手中的大夏龙雀与关穹的拳头轰然相撞。
“嘶……”
“呃。”绿茵场上,两人面露痛苦之色,行动均是有些僵硬。
关穹身体僵硬,无所谓,因为绿茵场上的他已经退的很远很远了,但是高凌薇行动突然迟缓,却是要了她的命了!
因为那兄长关苍,刚好杀到高凌薇面前。
我的僵屍先生
“你经历过秒杀吗?雪境魂武者!?”关苍怒声喝道,“海洋魂武者惯坏了你们俩!!!”
关苍并没有出拳出脚,更没有甩鞭子,而是直接双手摊开,两股柱状的星波流,直接推了出去!
“是么?”高凌薇努力向后跃起,但是钻心的疼痛,到底还是干扰了她的行动。
只见高凌薇一手撑开了冰玻璃,身上瞬间浮现出了一层铁雪铠甲,向一侧弹开的身影,却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给她造成了些许的迟缓。
“哗啦啦~”
高凌薇躲开了一道星波流,却是被另一道星波流冲击的结结实实。
冰玻璃真的无法被信任,在星野魂技·星波流的进攻之下,甚至可以称之为“一触即碎”!
霎时间,浓郁的星波流轰在了高凌薇的胸前,巨力之下,甚至直接将她掀翻了出去!
“嗖~”一杆方天画戟急速窜来!
关苍展现出了惊人的战斗素养,猛地一歪头,险而又险的躲过了那雪制方天画戟。
他一边继续杀向高凌薇,同一时间,却是冷冷的扫了一眼不远处的荣陶陶,给他留下了一道不屑的眼神:“哼。”
这样的一幕,简直就是赤果果的侮辱!
但荣陶陶并没有上头,更没有冲动,干扰了一下关苍之后,他依旧杀向了关穹的方位。
赛前,荣陶陶与高凌薇早已经定下了计策,抓着那弟弟关穹打!
只是不幸的是,关家兄弟也有对敌之策,同样利用了雪狱角斗场,创造出了一丝机会。
“你甚至都无法近我的身!”关穹面目狰狞,雪狱角斗场里的他,再次逃亡开来,而绿茵场上的他,面对着荣陶陶刺来的长戟,恶狠狠的一脚踏向地面!
踏星裂?
不,不是踏星裂,而是乱星震?
终极 热血
荣陶陶那前冲的身影,突然有了一丝不稳,大地虽然没有颤动,但是对于荣陶陶来说,此时的他,正在经历着一次实打实的地震。
当我眼里只有你 寒秋如
魂力乱流就在他的脚下疯狂搅动着,荣陶陶豁然色变。
只见他手中的长戟,猛地向前一撑地面,直接来了一个撑杆跳,借着前冲的石头,一脚蹬向了关穹。
“笑话!我近不了你的身???”
我手里拿的可是方天画戟!
方!天!画!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