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zvb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九章 久兒回家了-djgea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
翠轩院,墨夫人看着刚送来的新衣裳,眉眼弯弯,笑的好像今天儿子取媳妇一样,满脸喜气洋洋。
这些衣服都是泽丰城最近特别流行的新款式,颜色也都是比较淡雅清新的纯色。唯有一件大红色,在这里面格外显眼。
墨夫人第一眼就注意到它了,迫不及待的将它展开,瞬间惊艳全场。如百花中最娇艳的红玫瑰,艳而不俗。
玄幻:女帝家的小白臉 扶遊
春桃双手合十,闪着星星眼,满脸艳羡:“夫人,这衣服真的好美啊!”
墨夫人有点小得意,“那是自然!”将衣服仔细检查一遍,憧憬到,“久儿姑娘,穿上这衣服一定比那倾城倾国的绝世佳人还要美艳三分。我儿子真是走了狗屎运,居然能找到久儿姑娘这样的美人。”
春桃额头前一根黑线滑落,狗屎运?夫人,你就这么不相信公子的实力啊。
“对了,羽儿他们回来没?”墨夫人将衣服放好,又去检查了一遍其它衣裳,确定无误后,又朝门外扫了一眼,眉宇有些不耐。
这个秋菊,让她去打探个消息,磨磨唧唧,还没搞明白。
在唐朝的宠妃生活 情书
春桃也有些着急,走到门口朝外探了下,看见不远处,秋菊迈着小碎步一路跑来,忙惊喜的说:“夫人,秋菊回来了。”
“哎呀,太好了,快让她进来。”
随着墨夫人话音刚落,秋菊气踹呼呼的就跑进来了。
墨夫人满脸期待,“秋菊,怎么样,公子他们回来没有?”
“回来了,回来了。但是……”
墨夫人一听回来了,赶紧吩咐丫鬟们摆驾青兰院,以四百米冲刺的速度朝外跑去。
秋菊看着一溜烟就空荡荡的屋子,满头黑线。她话还没说完了,公子回来了,可是久儿姑娘沒回来啊。夫人你给久儿姑娘准备的衣裳怕是送不出去了。
墨君羽回到青兰院,屁股还没坐稳,就看到一伙人风风火火的朝他的青兰院蜂拥而来。
隔的老远就听到墨夫人欢喜激动的声音,“久儿,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快来看伯母给你准备了什么?”
艾若的紅樓生活 leidewen
墨夫人无视墨君羽的存在,将青兰院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看见久儿姑娘的人影。不得已,走到石桌前,看着慢条斯理喝着茶的墨君羽,“羽儿,你把久儿姑娘藏哪儿去了?”
墨君羽:…他倒是想藏,可是没机会啊。
懒懒的掀起眼皮,不紧不慢的说:“她回去了。”
墨夫人猛的狠狠拍桌子,震的桌上的茶杯一跃,茶盖跟杯子来了个短暂分离,又紧密合上。
她恨铁不成钢的指着墨君羽,“久儿回去了,那你跑回来干嘛?你怎么不跟着她一起回去啊?还跑到这来舒服的喝着小茶。你是要气死为娘的啊。”
墨君羽:……他绝对不是亲生的。
“久儿,会回来的!”坚定的语气,舒展的眉宇,以及扬着的嘴唇,无不显示他的好心情。
墨夫人捶胸顿足。
他儿子是傻了吗?媳妇都跑了,还笑的出来。
她一屁股重重的坐在椅子上,嚎道,“久儿什么时候回来?”
墨君羽神色淡淡,“不知。”
墨夫人脸色一垮,“那久儿家里什么情况,你知不知道?”
墨君羽语气平平,“不知。”
墨夫人做着最后挣扎,“那久儿家在哪儿,你总该知道了吧?”
墨君羽依然回了他两个字,“不知。”
墨夫人胸口一闷,险些喷出一口老血来,“你是一问三不知么,什么都不知道?你的智商呢?喂狗啦!”
墨君羽:…他是捡来的,确定无疑了。
墨夫人急得在院子里踱来踱去,院子里的丫鬟下人们目光也随着她转来转去,墨夫人停下来的时候,他们的眼珠子仍停不下来,在做着旋转运动。
墨夫人站定,双手叉腰,质问道:“久儿姑娘要走,你为什么不跟着一起去?”
墨君羽莹润的指尖轻触着杯沿,眸子半阖着,薄唇动了动,“久儿,不让。”
“女人的话,你怎么能信。”
墨君羽抬眸狐疑的看着她。“母亲,这是何意?”
墨夫人发觉自己失言,尴尬的咳嗽一声,优雅的坐下,恢复她端庄大气的当家主母气派,
语重心长的问,“羽儿啊,娘问你,久儿不让你跟着,你就真的不跟着了,是不是?”
墨君羽点头。
“哎,羽儿,这就是你不对了。女人有时候是口是心非的,嘴上说不想,其实心里是非常想。所以久儿说不让你跟着,心里其实是希望你跟着的。”
墨君羽迷惑不解,真的是这样吗?
“那要如何做?”
“你就应该死缠乱打,不管她嘴上如何说不愿意,跟上去再说。”
“这真的行?”墨君羽表示怀疑,他总感觉这样久儿可能真的会不理他了。
墨夫人拍着胸脯保证,“为娘是女人,难道还会不懂女人的心思吗?”
墨君羽半信半疑,墨夫人又继续给他传授了一些,她多年看小话本得来的男人追女生的经验。
快穿之女配黑化吧 眩言
假面騎士的守護者
墨君羽听了,好半天才消化完。脑海里,还时不时拿他跟久儿的情况跟墨夫人说的比对,最后发现,他娘说的也不一定对嘛!
女人也未必就懂女人!
有情人终成眷属? 兰帆
况且,久儿是独一无二的,话本上的那些虚构人怎能跟久儿相比。
母子俩旁若无人的交流完后,墨君羽终于正视的瞧了一眼墨夫人后面一泱泱的人,他们每个人手里还捧着几件衣服,“母亲,你来这有何事?”
说起这个,墨夫人又来气了,她给久儿准备的新衣裳好不容易做好了,眼巴巴的送来,就等着久儿美美的穿上,好亮瞎自家儿子的眼。
没想到,久儿居然回去了。她这衣裳给谁穿啊?
墨夫人愤愤的瞪了一眼墨君羽后,颓丧着脑袋,倚在桌子上,又将她当家主母的气派抛在脑后。“好可惜,我还没有见过久儿穿女装。”
“所以,母亲是给久儿送新衣裳来了?”墨君羽眼神示意的扫了那一排恭敬站着,丫鬟手里的衣裳。
当看见一枝独秀的那件红色琉璃裙子,眼里同样的闪过惊艳。
久儿平常着装都是比较素雅,换上这反差较大的红色衣裳,不知是怎样惊艳的效果。
他抿了一口茶,“既然母亲送来了,那就先放这吧。”
等久儿回来了,定要让她,一件一件换给他看。